澳门赌博网主页 > 澳门赌博网 >

www.long88.com_388.com新葡京棋牌

如何才能轻松看飞机维修手册(AMM)?

时间:2017-07-29 18:59 点击:

1、本文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2、本文所述依据、数据均来自公开渠道 3、本文观点仅是个人的一点想法 4、欢迎指教,尤其是批评 5、本人业余爱好国际关系,但是专于中美、中日、中俄,港澳等不过顺带而已,如有疏漏实属正常,反正不靠港澳吃饭 香港问题,实在太复杂也太敏感,我也不是什么经济政治大神,对于楼主的这个问题,只简单地说一下

楼主的问题,可分为3个问题: 一是香港回归前后经济发展对比; 二是大陆是否拖了香港后腿,压榨香港利益; 三是为什么会有如楼主所说这种认识。

香港的经济问题归根到底还是取决于整个国际形势和政治因素,这一点在我下面第一部分对香港历年GDP分析中可以看出来,所以对于本题,虽然问的是经济,但是我将重点说一下政治。 至于纯粹的经济问题,关键还是在于香港是一个自由港,高度外向化,内部没有什么内生性的支柱产业,仅有的制造业也被自己割弃了,一旦外部经济和政治出现问题,香港经济下行几乎是必然的,这也可以从第一部分的分析中看出来,香港本港经济受到明显的外部因素影响

对于国际关系,香港地方虽小但背靠大陆,牵扯的东西不少,想说清楚免不了牵扯到中美英苏以及部分周边国家和二战后秩序的变化等等,写起来比较麻烦,等哪天有空有想法了再写吧,毕竟我还真不怎么关心香港

————————————————以下正文————————————————

这个回答已经半年多了,本想做一点补充,结果才说了几句就敏感了,这个问题还是到此为止吧。

个人保证:本问题不再做任何调整了

————————————————————————————————————

首先强调一件事,网友的言论不同很正常,而且在网上的发言大都是带有很强的主观因素的,不可能在网上扯扯皮还得引经据典,所以楼主所说的这个观点更加倾向于主观的宣泄,为了更好地解答,下面我将引用一些数据,并且对香港一些问题说一说自己的理解

一、对于第一个问题,我们用数据说话吧(不知道在知乎怎么画图表,所以就尽量靠排版了) 对于香港经济,需要不同角度来看 1、香港实际GDP增长率变化,从1962至今 如果只查看香港过去几十年来GDP增长率(按实际GDP计算),那么很明显是可以分为几个阶段,各阶段间区分明显,且波动较大,并且阶段下行。这完全符合香港作为一个平台、中介的全球化经济城市的特点,因为开放、中介性,所以更容易受到冲击;具体每个阶段为什么出现这种变化,在这里不多解释了

1962年-1965年前后,香港每年GDP增长率大都在15%左右,仅一年在8.6%,人均GDP基本保持平均8%以上的增速;

1966到1968年,出现低谷,年GDP增长平均不过2%多一点,人均GDP甚至出现同比倒退;

1969年到1973年,又迎来一次增长高峰,年均增长大概在10%左右,人均7%左右;

1974到1975,又是一次波谷,GDP增长率不足2%,人均出现连续两年负增长;

1976到1988,基本是增长的,且增速较快,年均7%是有的(具体不细算了,大致估算),仅82和85年两年GDP增长基本停滞,其中1985年人均GDP同比负增长;

1989又是一次拐点,香港GDP增长率从上一年的8.5%直接掉到了2.3%,随后慢慢增长到1992-1994年到达顶点的6%之后又开始下降,1995年直接从上年的6%掉到2.4%,随后1996年和1997年小喘了一口气(1997年保持GDP增长的原因,大家应该明白,不多说了);

1998年到了,在GDP增长率上,这是一个非常突出的拐点,因为这是香港二战以来第一次GDP增长率掉到负数,而且是“-5.9%”的程度;此时名义GDP出现剧烈下滑,从1998到2003年香港名义GDP增长基本为负值,GDP平减指数更是从1999年到2006年始终为负值;

随后从2007年开始,整个香港GDP增长进入了隔几年有个大涨,接着连续几年涨幅了了的阶段,有明显的外界刺激特征,具体而言,香港在2007和2010年GDP增长均在6.5%以上,除了这两年外,其他年份基本都在2.5%以下,2009年受2008年危机影响,实际GDP在1998年后再次负增长。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 a、香港在1997年之前,GDP增长确实长期在世界平均以上; b、香港经济受到外界影响极大,而且每次世界性或地区性经济危机后的次一年,香港经济都会比较困难; c、香港回归后,受到的冲击明显多于回归前; d、香港的经济发展和大陆、大陆与世界的关系息息相关,大陆对香港度过经济危机极为重要; e、香港的经济增长极度依靠外界,缺乏内生力量。

2、香港民生:收入分配和财富分配问题 我不想再仔细分析香港人均收入还有物价之类的,上面算GDP已经很麻烦了,大家看的也累,对回答问题也没多大帮助。 (1)收入分配问题 这儿直接用基尼系数,简单粗暴 香港基尼系数从1971年开始就一直在上升 1971年初香港基尼系数为0.43,已经属于收入差距较大了 此后,基本维持稳定 1986年到1996年香港回归之前出现跳跃性增长,从0.453直升到0.518 随后,基本维持稳定,增速比较缓慢,目前基本在0.54左右

总结:从收入分配上讲,香港贫富差距的根源在于回归前,英国在无法保留在港特权后,开始加速吸血,并制造陷阱,所以有了十年的贫富差距急速拉大;大陆在回归后,在平衡收入分配上确实下了力,香港的基尼系数基本维持缓慢增长的态势,从回归开始十几年间只增长了不到0.03,可以说非常了不起。

但是:基尼系数到达0.5这个水平以后,每一点点增长对于普通民众的生活应先都很大,同样是0.01的增长,在0.5时期和0.4时期完全不是一回事; 更何况,香港人在回归后期望是很高的,希望社会主义的大陆能够解决香港长期存在的贫富差距导致的民生困难问题(可以参看香港电影《岁月神偷》),然而,大陆让香港人失望了,生活虽然没有大幅度下降,但是一直在缓慢失血的缓慢下降,甚至看不到改变的希望。

(2)财富分配问题 相比收入分配问题,财富分配才是要命的事,这里不多举数据了,只说一个例子:

李嘉诚,他的个人财产增长最快的就是香港回归后的几年时间,而且增速快的不正常(后面我会简单说明一下),他的公司在香港回归前市值不过400多亿港币,相当于香港当年GDP的4%左右,而盈利不过30多亿;但是香港回归十余年后,到了2009年,他的公司市值就到了一万亿港币,相当于香港同年GDP的60%,而盈利更是高达两千多亿港币

回归十年时间,市值增长25倍,盈利增长70多倍 从相当于香港GDP的4%跃升为60%

谁要说李嘉诚的致富没有问题,最好摸摸自己的良心 当然,这里面监管、制度等政府责任是脱不了干系的

(3)另一个民生的数据:人均住房面积和饮食物价 吃住,这是极为影响民生和生活幸福的,而香港回归多年,这两方面都没有得到改善

住:香港回归前,人均租房面积不到15平方米,然而回归18年后的2015年,人均住房面积竟然才增加到16平方米,几乎没有改善;

吃:我不多举例了,食品种类太多不好计算,但是感性的理解下很容易 从2003年到2016年,普通香港人的收入没有本质提高,但是明显可以感觉到饭店价格很大上涨 不过大陆长得也很快也就是了

3、回归后香港发展与中国大陆、香港过去的对比 如果只是对比世界同期,香港人的落差还不会这么大 但是和回归前香港黄金时期比一比,差距太大 回归后的香港和中国大陆,尤其是和对面的深圳比一比,发展速度差别实大

在香港人民生困难下,香港人心态失衡很好理解,具体不再展开

第一部分总结: 总之,在香港回归后 1、香港的经济发展相比回归前确实失色不少,受到两次经济危机和反全球化冲击明显 2、香港普通人的生活水平没有得到改善甚至在很多方面进一步恶化 3、回归后,本希望大陆解决贫富差距等民生问题的希望落空,普通港人面对日益强大的大陆,越来越看不到希望; 4、与大陆、深圳对比,落差巨大 总之,站在香港人的立场上,说回顾后经济更困难了、生活更难了,完全可以理解 造成现在这种局面,政府方难辞其责。

第二部分:大陆是否拖了香港后退、剥削香港 不想多展开了,直接说结论吧 从中央政府来说,不存在剥削香港的意图,肯定是希望香港好好发展的,毕竟香港是窗口、标杆,更是中国辛辛苦苦收回的自己的领土,不可能存在剥削 其次,中央政府、广东政府等给香港以极大的支持;中央曾多次在交易市场、发展战略、基础设施方面极为倾向于香港,广东方面更是提供了大量生活物资; 再次,中国大陆人民对香港就算有再多怨气,也始终把香港人视为同胞、是一家人

但是,大陆的改革开放、大陆的发展,尤其在贸易、金融上的发展本身,就是在削弱香港的竞争优势,削弱香港自由经济的基础,从这个意义上讲,普通香港人在生活不如意的时候、被有心人煽动,认为是大陆抢了香港的生路,也有一定道理

但是,香港的问题最根本的是港府、香港资本方以及香港民众自己的问题 港府强制力薄弱、不思进取 资本方挣脱了镣铐,丧心病狂的吸血 民众蒙昧,视野太小 加上国际的、大陆的等等问题,导致香港始终定位不明、没有补足缺点、没有新的增长单 如此十几年停滞,浪费了宝贵的时间,直到今天,积重难返

第三部分: 或者说香港人为什么如此愤怒,原因是什么?

首先,我认为,一个完整健康的社会是需要制衡的,这种制衡在不同时代、环境下有不同的方式,也有不同的参与方 具体到现代社会,我认为最根本的制衡体系应该是:

权力(以政府为核心的官僚体系)——资本(资本、资本家、市场经济)——民众(互联网下的新生态、民意渠道) (三者形成一个三角,三角我不知道在这儿怎么画,就不画了) 在三角之外,还有外界因素,并对此三者有所影响 如此,外圆内三角,形成一个国际环境下单一社会的基本平衡体系 (以上模型,为本人原创,转载、使用请注明)

这样的体系,互相制衡、互相转化,才能形成让各种矛盾维持一个可控的水平 至于美国的三权分立,那个不过是架构在对政府不信任的传统上,对政府权力的控制而已,仅仅是“权力-资本-民众”框架下“权力”的一个形式而已

在此基础上,我们分析下香港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两个声明:a、我所说的只是我个人的看法 b、我只说一些主要的,临时想起来的,欢迎大家补充)

当今香港,“权力-资本-民众”三个社会内部因素都出了严重问题,同时面临严重的外部冲击(主要是经济危机、反全球化浪潮),导致香港目前的困难局面

1、权力: 回归前的香港,是英国总督控制的,是殖民地在现代社会的新的表现,但归根到底还是殖民地 殖民者对殖民地拥有最高的权力 当时的英国香港总督、总督为首形成的政府体系直到最底层的警察等,就是一个统治香港人的模式 总督对香港人拥有极大的权力,压制了包括香港本地资本、民众在内的另外两方 但是由于在三角之外,英国等外界因素的压力下,香港社会的运行畸形,但是还是勉强运转下去了,并且因为背靠大陆,作为中介,获得极大受益,通过对新增利益的少量分配,大大缓解了社会矛盾

但是回归后就不一样了,香港不在是殖民地,成为了一个大国的省级区划,并且在这个大国中拥有独特的地位,甚至优于澳门、台湾以及海外华人、国际舆论、政治压力等,香港拥有了极为巨大的政治优势,香港人一下子撑到了 具体到“权力”上,新的特首不是总督,没有那么大的强制力澳门赌博网,并且由于“港人治港”的基本原则,特首的产生必然是从香港知名人士或者资本方中产生,香港的资本丧失控制了

于是,从这一刻起,特首被裹挟了,成了中央与香港之间的夹层,所拥有的权力和面对的挑战并不相称,当然,作为一个省级政府,也绝不允许再拥有殖民者的特权,很不好当 因为权力方权威和强制力的下降,难以推动香港社会改革如新加坡式的保障建设,大量土地、资本落入资本方手中,权力的力量不断下降,民众丧失了权力的保护,像一只扒光了皮的绵羊暴露在资本面前

2、资本 回归后,香港的资本一下子搞起来了,并且大规模的进入了中国内地市场,与中国高层的传统关系进一步强化 在岛内,由于没有了权力的压制,对于本岛财富的掠夺日益加剧,把资本的丧心病狂描写的淋漓尽致,比如李嘉诚,比如资本控制的港岛40%以上未开发土地,这麽大的土地仅仅只有少量别墅,成了资本的私家园林

3、民众 香港的民众是典型的小市民,由于特殊的历史背景,有很多严重缺陷 既有总督统治下的懦弱、愚昧和欺软怕硬,又有着回归后不切实际坐等天上掉饼的希望,同时也有着注入视野狭窄、盲目自大的问题 面对现实,受到很大冲击

然而,犹如香港权力的丧失,资本的崛起,资本已经控制了舆论,对香港民众开启了新的愚民,广大香港人根本不清楚为什么生活这么困难,到底谁该负责 这时,资本和某些力量,本着各种目的,开始引导香港人把注意力集中到回归前后上 而正如之前分析澳门赌博网,香港回归前确实经济表现好于回归后,民众生活从回归后也没有什么改善

所以,在困难中,香港民粹化越来越严重,民众也丧失了自我改变命运的能力

4、中国政府 中国政府是香港三角以外最大的外部力量 可以说正式中央政府的存在,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香港资本的猖狂(李嘉诚2015年撤离中国就是表现) 但是,具体到香港治理上还是存在很多遗憾,在此只说几点 a、中央政府对于一国两制准备不足 香港作为第一个实行一国两制的地区,中央政府明显没有经验,在驻港机构、港府组成、舆论引导、社会治理、民生问题、香港内部力量控制等等方面存在很多不足 这些不足,到了两年后收回澳门时,有了很大改善,但是对于香港,问题已经产生了 b、中央政府过于对香港的过于放手 根据基本法,中央政府给了香港空前的自主权 但是,香港根本没有自主的能力,香港是一个已经被殖民者统治了上百年的地方,香港社会已经习惯了上面有一个统治者、有一个强权 突然从被统治到有了空前政治权力,这个跨步太大 中央政府的放手,也极大影响了香港港府的权威,也导致了后来资本的失控 c、香港内部力量盘根错节问题 资本、帮派,这是香港的传统文化,过去与总督组成了香港社会控制的体系,同时资本帮派也在特殊时期起到了特殊作用,但是新的时代应该有新的管理方式 d、复杂的香港 香港是一个出口,在过去很多年是一个偷渡、移民的口岸 翻翻历史,很容易就知道,香港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上百年来接纳了大量大陆政治失败分子,作为冷战的交流窗口之一,长期以来也吸引了大量来自全世界的各色人等 所以,香港本来就很复杂,也有很多天然就不和大陆站在一边的人

其他暂时不说了

香港的未来,还是要形成立足香港的稳固的“权力-资本-民众”三角体系 港岛外部,有日益强大的中国和极为支持香港发展的中央政府、中国人民,香港的外部环境是有利的

前提是,香港要认清自己的位置,改变自己的定位,香港人需要看清自己、学会谦虚、有一个大国人民的气质

最为重要的,香港人民自己应当自强不息,需知“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从来“天上不会掉馅饼” 如果香港人自己不觉醒、自己不努力,那中国政府、人民无论再怎么支持香港也是没用的

港人治港,香港的未来也在香港人自己手里

—————————————————————————————————————— 补充一: 看评论,在这里补充一点吧,关于改革与革命、香港的政治改革,还有香港人的政治素质以及香港定位之类的

改革与革命 首先强调一点,对于社会秩序的改变有两种基本形式,一是革命,另一个就是改革;由于革命成本太高、代价太大、过程难以控制、结果难以保证,所以除非迫不得已不会采取革命的方式,只可能改革; 但是改革是循序渐进的,要立足于一定的基础,渐进式前进 比如中国大陆的政治改革,就是典型的经济、社会改革推动的,政治改革比较慢而稳,走得慢就不会掉坑里,走得稳就不会反复;在很多关键问题的改革上需要很长时间,比如中国最高领导人任期和退休制度,就花费了十几年时间,历经三代领导人才基本确立了,到了今天除非出现重大外部事件,比如世界大战,否则基本不可能出现超过两任任期的情况,这就是政治改革。

至于评论里有人说到“中央政府应该推动香港社会主义改造” 第一,社会主义改造是经济领域的革命,中国目前不能承受再一次革命对社会矛盾的激化,指望中央来推动不切实际; 第二,社会主义改造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第三、社会主义改造需要现实的基础,香港不具备基本的条件 第四、一切要依法办事,“港人治港”是写进基本法的,基本法就是香港特区的“宪法”,其他的我想不必多说了吧

关于香港政改 首先,中央方面确实存在一些不足,主要是准备不足,香港政改已经经历了三次延期,02、07年的两次可以说是中央主动要求延期,但是15年的这一次(也就是17年的选举)这一次,中央下了很大决心,然而港人辜负了这种决心,直接导致下一次政改要推迟到22年以后(政改方案提交人大最早也要20年) 此外,15年占中事件、普选改革的失败、香港普遍排斥大陆游客以及其他诸多事件,直接打击了中国人民对香港的感情。 中国共产党是执政党,在党章中明确写明了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香港人如此对待中国人民,作为执政党也不可能太逆着民意,更何况,香港还一而再再而三的越线,极大消耗了回归前百年来,对于香港的感情

需知,政治是斗争中妥协的艺术,时刻搞清楚自己和对方的底线,想清楚自己什么必须要、什么可以要、什么不能要、什么给了也不要等等问题,很重要 尤其在政治改革中,要有所规划,每个时期有所重点 这样才能推动改革走向期望的方向

香港人的政治素质 相比大陆人民,我可以直接的说,普通香港人的政治素质是不及格的,严重缺乏常识,被蒙蔽了眼睛 很多大陆普通百姓都懂得道理,反而香港一些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都不明白,不但不明白,反而把自己的歪理当做正义,这就要不得了,人盲目自大会出问题的,尤其在香港这个不缺少“各种人”的地方 香港人政治素质最大的缺陷就是政治上的不成熟,过于天真,典型的表现就是像一个孩子一样,什么都要一步到位,不给就哭、给了还闹,这就很伤害感情了

典型的就是15年政改方案,之前从港府从14年开始就不断地讲、揉碎了讲,反复地讲,我看着都累了,本以为香港人这么高的受教育程度,应该可以理解的,结果全国人大通过政改方案后,香港人的表现太超乎意料了(我本以为香港会有所抗议,但搞到占中这种程度,我只能说可能是香港人不希望普选,所以高级黑吧) 15年的政改失败,导致香港政治改革直接搁浅,甚至迟滞了整个香港未来几十年的政改。在十八大最后两年和十九大开头、本届特首任内已经不可能再提出政改方案(某特首的口号听听就吧),无论从时间还是制度上都不允许,那么最近的也要等到20年了,希望到时候,香港社会和人都能成熟一些 这就是典型的任性,希望一步到位,反而得不偿失的案例,很值得好好研究 (至于占中的前因后果,香港人的无奈等等,在此不做讨论,我还是那句话,有些事得自己争取,不管自己有多少难为之处,也不会有人会同情,自强者天助之,不自强者呵呵)

此外,香港人对自己的定位有很大问题,完全落后于时代 当然这一点很多大陆民众也或多或少的存在,比如对中国军力、科技水平等的认识上 这也不怪香港民众,主要是大陆的发展太超越常识了

打个比方,不是有修仙小说嘛,假如世上有修真者,他在汉唐时候闭关个几百年也无所谓,可要是在上世纪末,闭关个十年,恐怕家都不认得了

现实世界的魅力就在于现实是客观存在的,主观意识要承认客观现实,然后在此基础上发挥主观能动性去改造客观世界

香港目前的问题就在于主观意识跟不上,这时候不赶紧提高自己的主观认识,反而要求现实世界要服从自己的主观意识,这不就可笑了

最后,香港人必须改变殖民地人民的思想,要学会自己站起来,不能总是等和靠,要有一个大国人民的样子 ——————————暂时就到这,其他想到了或者讨论到了再补充—————————————

补充二: 果然交流激发灵感,非常感谢 ww zh和Rick dai 两位,想到再聊聊啥了

不过马上要出去吃饭,所以先把题目放在这

一是 ww zh所说的“现代化首先是人的现代化”,非常赞同 二是Rick dai 所提到的回归后中央优惠政策带来香港的新利益,以及新利益的分配问题(必须承认,新利益是有的,分配也是有问题的,否则基尼系数也不会在回归后仍然缓慢上升) (这一部分本来应该谈谈香港社会保障来着,不过我之前确实对这方面没有认识,一鳞半爪的实在丢不起这脸,乱说话就更不好了,所以还请香港本地人多多介绍一下) 三是大陆和香港民间交流的问题

另外,对于香港问题,最根本的就是《基本法》,依法办事嘛 尤其对于普选问题,更是要根据基本法来,严守底线,按照规定的目标、程序、制度去推进

具体的等有空再补充吧

————————————————补充三————————————————————

还是先挂着提纲

看了下讨论,感觉有些朋友其实没有仔细看就回应了,估计是因为我在回答的时候结构上给人一种“错在香港”的感觉,尤其我对大陆方面没有过多展开,使得我说大陆的篇幅太短、位置也比较隐蔽些,一些朋友如果懒得看完估计发现不了,所以准备调整下。

另外,如果有闲,那就做做图表吧(请问:怎么把图表放上去?求指教)

所以,这次补充,准备调整下文章结构,顺便增加几个部分,以便于把事情说清楚,省的总有人莫名其妙的说什么“中央包庇资本”、“香港人无能力解决”之类的话,想到的有点多,最近有别的东西要做,知乎只能偶尔慢慢来